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最近のできこと

必须解释一下爬墙的问题了
极度WS地签名的一张囧
aaa1.jpg 

aaa2.jpg

ま…そういうこと
因为去看A团上海的live最近3个月处于A团only的状态(除去英语和日语考试的空白期半个月)
以考试为借口翻译这个月就做了一个小时大陆祭典(除去唱歌部分1个小时都不到)
其实瞎翻了不少有的没的Orz

そのあいたのマラソン大会…クラス半分以上のこいっちゃった…三年になって、何かが意味あることやんなちゃな気分ね 

千手观音(劣质版)
marathon1.jpg
 
嘴巴就这么被截掉了
marathon2.jpg

极傻的一张囧 
marathon3.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結構さわやかではない秋

かれしとの喧嘩
もう直しチャンスがないんだと思う

けっこ頑固なやつなぁ
でも謝ってくれた
それにしても自分がチャンスがあけてくれなかった
たぶん二度とないんだ
プライド高いだから

友達のときどぜんぜん違うのあいつが知らないやつのような怖い
わい変わらずの我がままと悪口
いつもよりのさびしいがりや
独占欲強いすぎ
恋人に信用できない
離れ離れの状況でそんなったらどうせい長く続かないだよう
短い時間に疲れってしまった
それでいいや、たぶん

すきたっだ
でも恋愛というものがたぶん
意識しているはじめてどんどん腐れていくだろう

今天写这种东西好讽刺阿
光棍节おめでとう

Utaban1106粗翻译

看来我是爬墙严重了~~~~\(≧▽≦)/~

先说到韩国con。
中居:不是很厉害嘛
少爷:台湾、韩国,这次还要去上海
中居:观众全是那边的人?
五人:是。
中居:他们也会唱么?
少爷:是啊,从第一首歌到最后都是观众的大合唱——日语的,歌词都记住了呢。开场和MC之前那段等待的时间大家都在“A~RA~SHI!A~RA~SHI”
(五个人一起作观众拍手状~小大乃又慢半拍哈||||||||)
中居:总觉得是造成了一种不得不做点什么的气氛啊。“锵锵锵~”这样的感觉。
五人:是啊。
中居:用那边的语言唱了么?
五人:唱了呢。
中居:唱了什么?
叶子:“感謝カンゲキ雨嵐”和出道曲“A.RA.SHI”
石桥:稍微让我们看看嘛~
五个人无语地起身,大叔又擅自把曲子中“ARASHI”的地方改成了“毛蟹”,还模仿韩国风的MC“下面这首曲子用韩语演唱”
五人:确实有呢|||||||||||||||||
石桥:那么就从那里开始。
JUN:(韩语)最后请听这首歌——A.RA.SHI
五个人开始跳,没两句就被中居叫停了。
中居:(你们这曲子)跳了几次了啊?!!
JUN:脑袋中一直在跳歌词啊~光想歌词就已经够呛了。
中居:不要说跳歌词什么,脚上跳起来啊 !身体不动起来不行吧。
五人道歉~
中居:这样简直像是那种耍帅的人跳法嘛(学样)
五人:哪有这样跳啊!?
中居:不要那种装帅的感觉,要更加野性才是ARASHI吧?!
石桥:他们已经忘记出道时期的感觉了。
中居:要又唱又跳才是ARASHI吧?!拜托了,要那样子(很High地“Soul,Soul”了两下)
五人囧,再次开跳。旁边石桥大叔不知为何很兴奋的样子Orz
一曲完,众人鼓掌。
石桥: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北京话呢?!(开始唱莫名其妙的京剧。)
五个人后面和歌词,合了一半纷纷摇头“不明白啊”
石桥:忘记了么?
中居怒“竟然忘记了?!”,五人上去劝。
中居:不是有“中日亲和条约(?)”么(怎么可以忘记中文)?(指着叶子)你把声音放出来。刚才一直在混吧?
叶子无奈地摇头解释。
中居:你们五个人里唱歌的leader是哪个啊?
大家指小大,小大慌忙说不是不是!
于是五个人又开始和歌词。只听到”……放在我们的身边,绝对不放弃,让我们……”后面就开始乱了(孩子们的中文还要加油啊~)
中居:(指叶子)这感觉太奇怪了吧?刚才开始就一直“咕噜,咕噜”地。(学样子)还装着一副认真的样子。
于是让叶子一个人来,唱了两句又被叫停了(确实唱错了||||)。
然后五个人又唱了一遍,叶子最后一直捂着嘴笑。
唱完后JUN仰天长啸“饶了我们吧。”叶子又道歉,中居还在那边学叶子嘟嘟哝哝的样子。



主题:工作之外在忙什么。

少爷——“最近在街上走的时候……”
少爷:平常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总是被叫住,想了想发现,手机的铃声设置成了ARASHI的歌。想想自己生为ARASHI,口袋里的手机还响着ARASHI的歌……
中居:感觉好恶~~~~~~
少爷:中居不这么做么?
中居:我从来不设铃声的。
NINO:那比如说SMAP其他的成员打来的时候?
中居:别的成员的号码我又不知道。(五人倒。又来了这人Orz)(问少爷)设成那首曲子了?
少爷:设置了两种。
中居:怎么分的,按朋友和一般人分?
少爷:是按照普通人和奥运会选手分的。
中居:原来如此。
NINO:用的是“風の向こうへ”
少爷:虽然是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是很不好意思啊(>﹏<) 
中居:与其说是不好意思……
石桥:改掉不就得了。

NINO——“最近还是一直在玩魔术……”
NINO:想想自己一年到头除了魔术什么都没干呢。
中居:玩魔术干嘛用?给人表演余兴节目么?
NINO:前段时间和JUN在吃饭。
JUN:中途有人打电话来让他“来表演个魔术”,感觉他已经可以考这个赚钱了。
中居:既然不是营业范围内也不要花这么多精力在上了吧。你们俩很难得出去聚餐吧?
JUN:真的是很久没有了呢。
中居:既然如此就不要在那种事情上面花时间了嘛。
NINO:说得也是呢……
中居:就你们俩?
JUN:是三个人,然后电话来的时候就觉得他“Nice Timing”的感觉和那边说“我知道了,15分钟以内去。”“噗”地一下挂掉,从包包里面掏出三幅扑克,一直那样(学样子)看。嘴上说这“啊,这个可以啊~”
中居:然后呢,他就回去了剩下你们俩?
JUN:是啊。
中居:这样就做得太过了吧。这么难得的时间不好好珍惜(中居乃是在帮小夫妻调节么?)
NINO:是啊。
中居:除了魔术之外就没有了。
NINO:除了魔术什么都没有了。
中居:明明还在拍新剧……竟然说剩下的除了魔术什么都没有?!!
NINO:电视剧也留下很深的印象……今年年底为止电视剧都不会完……
中居:但是还是只有魔术。
NINO:(斩钉截铁地)只有魔术。

JUN——最近一直在看电影……
中居:不是演而是看?
JUN:今年拍了一部,公映两部。(《花より男子final》和《隠し砦の三悪人》)
石桥:日本今年还有一部很厉害的电影呀要公映了你知道么?
JUN:(超可爱地)诶?什么啊那是。
石桥:不知道么?话题之作哦~~讲日本二战后的……
中居:不知道么?!你们几个人不知道可不行啊!!
五人:(装傻ing)叫什么来着~
石桥:大野他绝对知道。
小大:诶??(大家看小大的皱眉头表情啊o(≧v≦)o )真!的!不知道……(期待某“定番”的众人拜倒……)
中居:石桥叔你不告诉他的话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大家会意哈~~)
石桥:那重来一次。(开始耳边传授……)
中居:[拿了张海报来]真东西你们真的没看到过??!
四人:啊~~~~~~!!
中居:知道了不?!!知道了不二宫?
NINO:那个……等等……“我是……”
中居:大野??我想挖蛤蜊(原题是(《私は貝になりたい(我想成为贝)》,中居主演的,11月下旬公映,讲二战战犯的。)
中居暴走~!!“二战战败时候我挖什么蛤蜊啊!!”
石桥:做食材嘛!
中居不甘心又问一次。
小大:“我只会被人差遣,不会跳舞”(踊りしか踊れない不知道该怎么翻,大概就这个意思吧||||)
中居再次暴走~!!“我是被差遣的不是演员啊?”

中居:接下来“そうば(故意读错)”
叶子:(认真滴)中居桑,每次都叫我おおば呀そうば什么的……我是相叶
叶子——“最近和前辈……”
叶子:和国分太一的事情,一周前叫我“那天绝对要空出来一起出去玩”,是和TBS的stuff们去玩高尔夫,竟是一些不认识的人,那天想着既然是和前辈我应该早一点去吧~于是早到了一个小时。到那里等了半天国分一直没来,电话也没打来。那些Stuff来了,到了定下来的时间了,我问他们“今天太一不来么?”他们很干脆地回答我“今天太一不来啊。”
中居:那些stuff都是和太一有关的人?
叶子:是啊,所以我都不认识,只好“初次见面我是ARASHI”自我介绍之后开玩……
中居:好尴尬啊……太一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叶子:那天之后第二天发来短信说“第二天有con,不想累坏身体于是没去。”
中居:他一定是前一天晚上去喝酒了。第二天醒来觉得“好烦啊”又不好意思这么说才第二天才回复你,他一定是觉得“相叶这种人的话没什么关系的。”
叶子很老实点头“可能是这样呢。”
中居:TOKIO经常是谁做老大。(最会喝的吧?)
叶子:松冈吧,我总是被半夜叫出去,有一次很过分的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倒下了。只好喂他一点水让他舒服一下(叶子乃好温柔啊)说“对不起我先回去了”。
石桥:你不把他送回家么?
叶子:我把他撂下自己回去了。


小大——“最近和家人一起……”(中居那句没明白)
小大:最近终于沉下心来了……
石桥:沉什么啊……
小大:那个……各种各样的……
四人:前段时间有拍电视剧嘛……
中居:大魔王!
石桥:笑里藏刀的阴险角色。
小大:这话就别再提了啦。(表情啊~\(≧▽≦)/~)
石桥:因为完了就够了么?
中居:你的脸慢慢接近V6的坂本昌行了。(中居是不是说过坂本的脸像谁来着?)
小大:那个……终于时隔多日和家人一起去吃了烤肉……
石桥、中居吐槽,为什么和家人关系这么好啊……既然拍完了戏找女孩子出去玩啊和很久不见的朋友去玩玩啊。
小大:但是今天都没怎么和家人一起吃过饭呢。然后回到家后说“来玩Wii吧。”
NINO:(一谈到游戏就眼睛放光)问一句玩了什么。
小大:保龄球。
中居:和谁一起玩的?
小大:爸爸、妈妈、我,还有爸爸公司的同事也在。
众人喷笑
石桥:是不是那个同事说得(salaryman状)“今天这么难得不如大家来一起玩wii吧!”
中居:和谁先说要玩的?
小大:妈妈,好像挺喜欢玩游戏的。保龄球那个游戏应该是要这样子(做投保龄球)扔的吧,我一直用那个姿势投,但是后来大家玩熟了发现不那么投也可以,这样(轻轻甩了下)就可以了。只有我一直用原来的姿势,老爹用那种甩法甩出过250分以上。
中居:爸爸妈妈怎么叫你。
小大:“小智”。
中居:那就是“小智,今天咱们来玩Wii吧。”
小大:更接近“快给我一起玩Wii。”的感觉。
中居模仿小大爸爸把报纸放一边“孩子他妈干嘛哪,噢~~在玩Wii啊~~”
石桥接着模仿公司同事“大野先生您也玩的话,那我也配您一块儿……”
小大:才不是这么生硬的嘞。
中居:一个人不玩么?
小大:不玩。
中居:什么时候玩啊?
小大:无聊到没其他事情可做的时候。(不确定啊~)

中居:如果有了女朋友怎么办,把她叫去一起玩?
小大:那就只能叫上一起玩了。
中居:你回父母家的时候突然就跟女朋友说“来我家吧?”然后不是要和先父母介绍么?
小大:那之后就大家一起玩Wii嘛~
(感谢49楼YUKI亲的指点,一下是yuki亲的版本)

中居:现在还不是一个住吗?
小大:没有一个人住
中居:为什么?
小大:都到了现在了(意思说这么多年都没一个人住了)还是和父母住比较好
中居:那以后有了女朋友怎么办,把她叫到家里来还是不叫~
小大:那也只有叫到家里来啦
中居:那好不容易把女朋友叫到家里来,结果父母都在,那不是很碍事嘛~
小大:那总之那个时候就大家一起玩Wii~~



下面是小亮同学和户田的message,略着来了。
小亮说很JUN关系不错,JUN想到他们俩快要在一起拍戏了叫上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边吃NINO就一边表演魔术。还有虽然上次NINO有打电话过来但是他没登陆请NINO给他再打一次。
户田:虽然最近比较少了但是会给我们表演魔术,第二话有一个三兄妹一吃吃牛肉盖饭的场景,我觉得哥哥是不是也能像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样把那个吃饭用勺子弄弯,拜托他做。他那么“恩恩恩恩”了半天突然说“弄不弯啦!”就觉得他真是个半吊子的魔术师啊。
给石桥的留言是前段时间在他那档“食わず嫌い王”上面受他照顾了。让他介绍给自己一些好的料理店。
给中居:………………(想了半天一句话没说)那么,请大家务必看“流星之绊”谢谢大家。
中居脸了。NINO解释“一定是她在害羞啦。”JUN“是个好孩子对吧~”
中居:不是好孩子坏孩子普通孩子的问题!(富士电视台早年的综艺节目)她明明知道是在我的节目里,那种态度不是让我难看嘛?你怎么想大野?
小大:她就是不喜欢你啦。
中居第三次暴走。大家都在移桌子挡没人抱住中居。中居突然发现不对“等一下,你们谁来阻止我一下?”“给我追起来啊!”“这种模式以前玩过的吧?”然后向鱼一样甩着手叫人来把他抓住,NINO和少爷上去抓住他。


主题:关于ARASHI成员牵绊之深。

之一:共用刮胡刀。
中居:谁和谁共用?
NINO:本来刚出道的时候是5个人共用,当时没什么钱就一起买了一把,现在是小大和叶子两人。
叶子:最早的五年一直用同一把。
中居:5年后真的完全出道之后才有自己的。
叶子说到“就是这样一个关于牵绊的故事。”的时候突然冷场,下一秒全体窃笑。
石桥:不换刀片么?
叶子:不换啊。
石桥:那种到还能用啊?
小大:确实很难剃啊。
JUN:刀片上有缺口了很难剃,又很危险。
叶子:但是用了十年已经知道哪里比较危险了(可以避掉危险的地方用)。
NINO:你们俩换一把吧。
小大:但是那把比较好啊。(小大乃好可爱啊>///<)
中居:真是奇怪的牵绊啊……


之二:成员一起去了箱根。
NINO:4个人一起去的,翔因为电影的档期问题没能去。
少爷:我也没想到他们回去,一起在某个现场的时候看到“热海秘宝馆”就想着要一起去。
石桥:那种事情还是不要做比较好。
JUN:已经是5年以前的事情了啦。
石桥:五年前也不行啊。
当时也只是5个人偶尔谈到想一起去热海,后来叶子又再度提起来“不好,我好想去那儿!”。那个时候除了翔在拍电影,剩下的四个正好都很闲。于是叶子开了车4个人一块儿去。因为距离很远所以决定换成箱根。中途换成JUN,结果JUN在第一个收费站那里就把车撞上去了。
中居:不生气么?
叶子:该怎么说呢,就觉得很好笑吧。然后又换成我开了。
石桥:到箱根是一路郁闷过去的啊。
叶子:到了箱根去了不少地方,翔不是没去么?大家就给他带了礼物。
NINO:这可是非常能表现牵绊的地方,买吃的什么肯定很没意思了,大家就给翔做了个碟子。
JUN:有体验做碟子的地方,大家觉得“这个不错嘛”。
石桥:那不是有点恶么?
翔:把碟子带来了。虽然我是珍视它的……
拿出来看的时候发现碟子破了。四个人的留言:
小大:加油啊!/NINO:别放弃啊!/叶子:谢谢。/JUN:保重啊!
翔:写得尽是些临别赠言……
中居:这是因为NEWS ZERO啊……
JUN:在我写的那个地方裂地好厉害啊。
翔:好像情绪受了点影响呢。下次在做一个给我吧~
中居:怎么样啊大野。
小大:(绝对是毫无准备地)烦死了啦。
中居自己也没气了。


后面那个游戏没什么意思就pass了,直接到惩罚,LOVE SO SWEET。唱了两句就被叫停。
中居:你们的感情没法摄入人心啊!
石桥:(质问NINO)是不是把演电视当做主业了?
中居开始一个个数落:电视剧中心(nino)电影中心(JUN)ZEWS ZERO中心(少爷)综艺节目中心(叶子)家庭中心(小大)。

いらしゃいませ>_<

三月ウサギ

Author:三月ウサギ
→神谷浩史様大好き
→嵐愛(傘命)
→お笑い愛(チュート命)
→ニコガク全員愛

二次元から三次元へ絶讃浮気中

实习生活进行中
水瓶座・AB型

苦恋射手座・O型肝癌医生Z君
不知自己是年下攻还是倒贴受

→腐っているところどうか許してくださいm(_ _)m

留言本

コメント
内部検索
月帳
カテゴリ
リンク
废材2好友

添加为好友~(≧▽≦)~


カレーパンになろぜ

缸碎志不摧

愛に形は無いけれど・・・

* The Happy Prince *

Nonsense

C'est la vie.

「敗」。不敗!

Mind H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